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彬彬的主页

从来不需要想起 永远也不会忘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紫堇&黄堇  

2015-04-24 16:50:27|  分类: 家在青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某一天在微信中看到王开岭的文章《多闻草木少识人》,引起共鸣。想起上几周见过的三标山的草花,其中的一种应是紫堇属的齿瓣延胡索(中药名:元胡)。另一种是紫堇属的黄堇(后面开黄花的几张)。花开十分漂亮,在北方的初春细微地默默开放着,不刻意时不易发现,往往上山时一不小心就能踏灭几棵。看看名人名文,说的真好:

    其实何止我,翻翻书报,“一朵不知名的小花”“一棵不知名的大树”,懒汉比喻和无知之说比比皆是,曾见一位母亲带儿子在园子里玩,童声一连串地问“妈妈,这叫什么”,我清楚地听见萱草被说成了马兰、蜀葵被说成了木槿、鸢尾被说成了百合、鸢萝被说成了牵牛,其他我也说不出……末了,年轻的母亲被逼得声音越来越低直至嗫嚅不清了。

    我把此事告诉一位朋友,并大发感慨:现代人熟记的人名多不胜举,尤其是演艺明星的名字,所识草木却少得可怜至极,真是奇怪!过了几天,收到朋友的赠书——《野花图鉴》,还有一条短信:“每次看到‘全草入药’几个字,我都肃然起敬!”果然,翻开该书,几乎每条注释中,皆见“全草入药”四字。

    ……

    最后,我想对孩子说一句:多闻草木少识人。这年头,名人的繁殖速度比细菌还快,都急疯了。草木润性,浮尘乱心。在这个信息爆炸和绿色稀缺的年代,即便“少识”,业已识多;即便“多闻”,已然寡闻。

多闻草木少识人 - 彬彬 - 彬彬的主页
 
多闻草木少识人 - 彬彬 - 彬彬的主页
 
多闻草木少识人 - 彬彬 - 彬彬的主页
 
多闻草木少识人 - 彬彬 - 彬彬的主页
 
多闻草木少识人 - 彬彬 - 彬彬的主页
 
多闻草木少识人 - 彬彬 - 彬彬的主页
 
多闻草木少识人 - 彬彬 - 彬彬的主页
 多闻草木少识人 - 彬彬 - 彬彬的主页 
多闻草木少识人 - 彬彬 - 彬彬的主页
 
多闻草木少识人 - 彬彬 - 彬彬的主页
 
多闻草木少识人 - 彬彬 - 彬彬的主页
 
多闻草木少识人 - 彬彬 - 彬彬的主页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